会员登录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48.com

机构无资质、教师无证……婴幼儿托管市场,法律还要缺位多久?

 

       《法制日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随着城市发展,“托儿所”慢慢萎缩,绝大部分幼儿园已不开设托儿班。市场上针对0岁至3岁婴幼儿的托管机构大部分是以“教育咨询”的名义开办,托管市场良莠不齐。

  通过业内人士的介绍,记者联系到了打算在四川省成都市创办婴幼儿托管班的刘女士。“我自己没有婴幼儿教育行业的相关从业经验,刚开始是因为喜欢孩子,后来经过市场调研发现确实存在婴幼儿托管市场,80后的家长一般都是全职父母,没有时间带孩子,隔代养育又存在养育观念上的差异。而且国外的婴幼儿托管模式非常成熟,可以借鉴。所以,我自己有意愿进入这一行业。”刘女士对记者说,她经过调研发现,目前这个行业在法律法规上属于灰色地带,尚无监管部门,因此降低了准入门槛。

尽管婴幼儿托管行业越来越火,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个行业有点乱。

首先看资质问题。可以说,目前大部分婴幼儿托管机构都是教育咨询类资质,只是在工商局备案,办理一个营业执照。其实,这些机构并没有在教育局备案,没有托管资质或招生办学资质。

再看人员问题。创办婴幼儿托管班的,很大一部分是全职妈妈,还有一部分是从事过婴幼儿教育行业的人。从目前来看,更多的婴幼儿托管机构是个人创办的,大型教育机构较少涉及婴幼儿托管领域。个人婴幼儿托管的场所大多在居民小区,也有设在写字楼的,一般都是收三四十个孩子。

除了个人开办的婴幼儿托管机构,目前还有一类,也就是所谓的加盟式机构。不过,这种加盟也大多是基于个人开办的机构。比如,个人开办的婴幼儿托管机构经营得不错,你想加入的话,托管机构经营者收一笔费用,然后给你全套的课程体系、允许你使用托管机构的品牌名称、教你运营招生等。

很多家长在考察托管机构时候多关注三点:一看环境,二看教师资质,三看课程体系。

教师资质是家长关心的一大重点。有些托管机构的老师具有幼师资格,很多婴幼儿托管机构会请一些老师,或者让老师去考幼师资格证,正规一点的机构还会请保育员、保健医、专门的厨师。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鱼龙混杂。比如,一个班可能只有一位老师有资格证,其他老师可能都没有证。这种有证的老师和没证的老师配比,在好一点的托管机构可能是1比1。在北京的托管机构,有证的老师与没证的老师相比,他们的月工资大概相差一两千元。一些托管机构不请有证的老师,其实是为了控制成本。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部分托管机构的老师流动性比较大,很多老师在一个地方干一年就走了,能够在一个托管机构干三年以上就算很不错了。老师流动性大对孩子会产生影响,因为婴幼儿托管是一对一的,如果老师不稳定,会对孩子的安全感造成影响。

现在还出现一个情况,一些家政公司也开始进入婴幼儿托管行业,但是很多育儿嫂没有幼师资格证,她们提供的托管服务只是看管和喂养,类似于家庭保姆。

婴幼儿托管市场如何规范

对话人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 原新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穆光宗

记者:据媒体报道,2016年2月,在全国二孩家庭关键数据发布会上,针对24000多户二孩家庭进行的调查显示,二孩给父母带来的最大焦虑在于谁来照顾,其中高达70%的二孩家庭将“没有人带”列为二孩带来的最大负担。

  “孩子没人带”正在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随着婴幼儿托管需求日渐增长,众多机构纷纷进军婴幼儿托管教育市场。

  穆光宗:0岁至3岁托管班有保育的性质,不同于一般带有早教性质的幼儿园。扩展一点讲,这类机构可以称为“婴幼儿园”或者从功能来定位即“保育园”。此类托管机构应该具有安全、保育的资质和功能。

  原新:在法治社会,为民众提供服务需依法进行,所以应当明确婴幼儿托管机构的管理职责,明确谁是责任单位,这就需要健全相关的规划、政策、法律法规。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应该引入多元机制,允许公办、私营、个人进入这个行业,但前提是需要有一个完善的管理服务标准,不然只能是乱象。不能只看到托管服务的盈利,也应该看到其背后的责任和义务。

  记者:有业内人士认为,一些民办婴幼儿托管既没有在教育部门、民政部门备案,也不在工商部门管理范围内,处于无照经营,其管理能力参差不齐,卫生和安全状况堪忧。

  穆光宗:我赞成公办和民营两条腿走路,关键是主管部门要进行资质审查,如场地设施、安全功能、师生比、队伍素质特别是幼师的心理健康和职业素养,规范收费、安全、保育和早教行为。事实上,没有“法外之地”。

记者:据了解,为了解决职工尤其是双职工家庭的这一后顾之忧,上海第二批“亲子工作室”近期试点挂牌。截至目前,上海市总工会试点推出的“亲子工作室”已达到59家。不过,一些业内人士表示,0岁至3岁婴幼儿的早教处于灰色地带,企业单位没有办理幼托机构的许可。同时,婴幼儿安全问题频发,这些都有可能成为此类托管机构发展过程中的羁绊。

  原新:在计划经济时代,托儿所是国营企业、事业单位和国家行政部门的标准配置。在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在“该社会办的社会办、企业和政府不能办”这样一种理念下,企业为了减轻负担,取消了0岁至3岁的托儿所,因此0岁至3岁的托儿服务就内化为家庭的责任。

  根据一些国家的经验,公办的托管机构应该成为一种主导,如果公办资源有限,则应该引入社会力量和市场力量。不过,兴办婴幼儿托管机构的政策环境和法律环境应该为公办和民营两类机构提供平等的支撑。

记者: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有不少业内人士建议,将0岁至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纳入社会公共服务范畴,探索建立居家养育、社区体验、机构服务等多位一体的模式,综合开展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不少全国人大代表都提出了相关议案,建议尽快制定具体的实施规划及相关政策,在城市社区中配置针对0岁至3岁儿童的托管机构。

  穆光宗:为落实全面二孩政策,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就要配套各项公共政策,为建构生育友好型社会共同作出努力。婴幼儿的托管问题比较突出和普遍,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公共服务,完善婴幼儿托管的公共政策,增加家庭生育的社会福利。

  原新:发展婴幼儿托管,要解决三个问题:一要搞清楚婴幼儿托管机构属于谁的管理范畴,要依法履职、依法服务、依法管理;二要尽快出台规范性的政策、标准等内容,通过这些来规范整个婴幼儿托管市场;三要给公办的和私营的婴幼儿托管机构提供公平的政策环境。

文章源自法制日报  记者 赵丽  实习生 戴梦岚 韩朝阳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4000-148-369
投稿邮箱1:mine148@163.com
投稿邮箱2:miaozhun148@163.com